伊朗裔女艺术家赫什阿里:在敦煌壁画中发现灵感

admin 1个月前 (09-16) 社会 17 0

克日,伊朗裔英国女性艺术家施拉泽·赫什阿里(Shirazeh Houshiary)在上海举行个展,展出她在疫情时代创作的绘画和雕塑。值得一提的是,这批作品还受到她两年前中国敦煌之行的启发。不久前,赫什阿里接受了“汹涌新闻·艺术谈论”的邮件采访,分享了她在疫情时代的感受,以及对艺术、宇宙和身份的明白。

伊朗裔英国女性艺术家施拉泽·赫什阿里

赫什阿里此次展出的绘画作品作于今年的疫情时代,隔离并未对她的创作造成限制,相反,她行使这段“静止”的独处时间,通往更广漠的的头脑天下,去思索人类和文明在自然中的存在。在这些作品中,你或许会看到星空、极光,也会看到犹如指纹般密密麻麻的印记,似乎艺术家进入了最细小的时间单元,最后又抵达了最广袤的宇宙深处。

赫什阿里1955年生于伊朗设拉子,1974年移居伦敦,80年代初以雕塑作品登上国际艺术舞台,后成为一名涉猎绘画、影像等多前言的艺术家,她于1994年获“特纳奖”提名,这一年的奖项最终由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获得。现在,她的作品被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央、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纽约大都会现代艺术博物馆和伦敦泰特美术馆等大型艺术机构珍藏。在上世纪80年代,进入国际视野的女性艺术家屈指可数,而来自伊斯兰天下的赫什阿里显得尤为稀奇。人们经常以这样的身份来归纳她,但在她自己看来,身份自己就没有牢固的界说,而是折射于个体与差别文化的交集。

“皮肤是唯一真实的界限”,赫什阿里曾这样说道。比起差别种族与文化之间的界限,赫什阿里更多地是在探索内在与外在、意识和无意识、有形与无形等二元关系。当诗琳·娜夏特(Shirin Neshat)等伊朗裔艺术家以直接的方式在作品中指涉自己作为伊斯兰女性的身份时,赫什阿里探讨了那些“不只以人类为中央的事物”的界限与矛盾。这一点与她的知识靠山密不能分:她的父亲是建筑师兼音乐家,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赫什阿里从小对于科学与理性充满好奇,日后受到卡洛·罗威利(Carlo Rovelli)等科学家关于量子力学的理论影响,以为一切都具有流动性,此外,她还研究过萨满教、苏菲派等宗教哲学,最终在艺术中找到了“把感受和知识统一起来”的途径。

施拉泽·赫什阿里?《二重奏》雕塑 2020

除了贯串其艺术生涯的那些思索,赫什阿里此次展出的作品受到她2018年敦煌行的启发。莫高窟壁画的光泽和色彩让她着迷,在那些经久不衰的颜料中,她看到丝绸之路的故事,在飞天的形象中,她发现了运动和韵律。此次展览中的唯一一件雕塑作品《二重奏》就以壁画上的飞天为灵感,天人的形象被抽象为红色与蓝色丝带,轻盈而稳定地牢固于白墙之上。“我正在尝试以延续动作而非静态固体的形式来捕捉动态。”赫什阿里解释道。

在赫什阿里的作品中,伦敦圣马丁教堂东窗或许是最着名的一件。在祭坛画式的格子窗户上,原本在画中通常留给天主形象的中央位置被一个椭圆形洞口所替换,它引入了光线,又犹如黑洞一样平常,将周遭纳入自己的“磁场”,“扭曲”了窗户的框架。

施拉泽·赫什阿里《东窗》2008

这种“洞口”与“扭曲”也泛起在这次展览的几幅绘画中,在整个作画历程中,它们被留白,而画布的其他地方任由融会的底漆、颜料与中心密密麻麻的铅笔印记所填满,那些铭文重复着两个阿拉伯词语:“我是”和“我不是”。赫什阿里说,这种重复代表了“刻意的意识”。若是说,赫什阿里用“空无”取代了教堂窗户上的“天主”,那么在绘画中,在密密麻麻的意识之间,她约请每个人去走入无意识的、未知的流动天下。

对话

汹涌新闻:此次在上海展出的作品主要创作于疫情隔离期,这些新作与疫情有怎样的关系?

施拉泽·赫什阿里:疫情的到来异常突然,我不得不学习若何去面临它。我的日程被打乱了,我们忙碌的生涯也暂停了。这时,我受邀为上海的展览创作作品。我一个人在事情室里,这样的履历是自由的,让我感受从时间与事宜中解放出来。

疫情为我们设置了物理与情绪上的限制,这些新作在一定程度上是这些履历的功效。我意识到,当我们试图去战胜限制时,只会给自己和其他人造成问题;自然设下了它的限制,没有这些限制便没有结构可言。我们以为这违反了我们的自由,但事实上限制与自由是相辅相成的。我们的大脑和身体带着诸多的生物限制演化而来。我们应该去拥抱这些限制。

我为上海的展览所创作的作品希望让人去深入地明白我们的认知与想象力,以及这两者的关系是若何塑造了我们自己与文明。

施拉泽·赫什阿里 《思绪与物质》 2020


施拉泽·赫什阿里 《思绪与物质》(局部) 2020

汹涌新闻:你在2018年时曾去过中国敦煌旅行,莫高窟的壁画对你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施拉泽·赫什阿里:我生于伊朗设拉子,一座与丝绸之路相连接的都会,我从童年最先就被这条路上的故事和寓言所吸引。这不只是一条通商之路,照样文化与科学的交流之路。

亲眼看到莫高窟的洞窟与庙宇和听说这些故事同样神奇,我还记得我被壁画的光明与上面的颜料所迷住了,那些颜料来自丝绸之路上的差别地方。色彩在对我诉说阿富汗的天青石、中亚的绿松石和中国的孔雀石。同样震撼的另有飞天的图像。音乐之神在空中飞翔,显示出乐曲中的延续运动。你的眼睛无法只盯着一点,而不注意到下一个画面。变幻莫测的美妙嵌入了这些无与伦比的壁画之中。

我一直以为自己与中国文化有着稀奇的联系,尤其是已往几百年来的诗歌和绘画。中国的文明于我有亲近感,并一直贯串我的生命。

,

欧博官网手机

欢迎进入欧博官网手机(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汹涌新闻:比起伊斯兰文化,你的作品更多地与物理学、天文学等普世知识相连,然则谈论家可能照样会将你界说为伊朗或者伊斯兰艺术家,而这反过来扩大了你的知名度。你会忧郁自己的作品落入现在艺术界的天下主义的圈套吗?

施拉泽·赫什阿里:对于一种文化来说,用最近发生的事宜去界说它是对它的误解。波斯文化异常古老,但植入了从拜火教、释教、摩尼教到伊斯兰教而来的种种多元化的哲学与信仰。波斯一直都处于差别的文明的交汇之处。

施拉泽·赫什阿里 《喀迈拉》2020


施拉泽·赫什阿里 《喀迈拉》(局部)2020

汹涌新闻:身为一名来自伊斯兰天下的女性艺术家,你若何看待自己的身份,身份在你的作品中是若何反映的?

施拉泽·赫什阿里:我生于一个乐于接受东西方头脑的知识分子家庭。我的父亲醒目波斯文化、诗歌和艺术,他的兄弟研究西方哲学,而且将许多尼采的著作译成了波斯语。

身份并不是牢固的,在我们的一生中身份会不停转变。我们无法固化自己的身份或界限,皮肤是唯一真实的界限。正如我前面所说,我早年的教育让我学会在自己的皮肤之下保持自在。去接受这些转变的时刻是一种主要的能力。我一直信赖我的波斯传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就像我瞳孔的颜色一样。没有必要去寻找身份,对我而言,其他的文化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我自己。

我的身份就是通过接触差别文化而形成的。我生长出自己的视角,而且试图去深入明白普世万物,其中不只有那些以人类为中央的事情。

施拉泽·赫什阿里 《大图景》2020


施拉泽·赫什阿里 《大图景》(局部)2020

汹涌新闻:你的作品经常关乎南北极,探讨两者的融合与矛盾张力,是否可以将其明白为你对于这个天下的冲突和杂乱的一种回应?

施拉泽·赫什阿里:人们应该去思索,意识的生物基础是什么。科学展示了我们的大脑分为两个半球,而在差别的、矛盾的精神体验中,两者可能都是有意识的。我们必须去战胜这种二元性,这并不是现实中一定存在的一部分,而正是这种分化,给天下带来了冲突与杂乱。我一直试图在我的作品中逾越二元性。

汹涌新闻:绘画和雕塑是你创作的两大主要前言,它们在你的作品中有怎样的关系?

施拉泽·赫什阿里:绘画与雕塑是共通的,两者都通过可见与不能见之间的矛盾,运用透明与暧昧的玄妙关系来显示运动。

施拉泽·赫什阿里 《波涛》(局部)2020

汹涌新闻:你的作品受到萨满教、苏菲派和科学等的影响,为什么最终会选择成为一个艺术家?你以为艺术、科学、现实之间是怎样的关系?

施拉泽·赫什阿里:若是科学辅助我们明白并获得知识,那么是艺术和诗歌为生涯赋予意义。艺术与诗歌能够处置那些朦胧的情绪与感受,这是我们之存在的神秘之处;而来自科学的考察与视角则与理性、逻辑有关。我们需要这两者来领会自己和天下。我以为成为一个艺术家能够把感受和知识统一起来。

汹涌新闻:说到萨满教,你作品中的“符号”犹如咒语,而符号的重复感受像是要确立一种仪式,整个历程是通往未知。在你看来,艺术是可以通往未知事物的吗?艺术家在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施拉泽·赫什阿里:重复是一种刻意的意识。在这些作品中,图像被明白为一种劈头,而非效果。劈头揭开了未知,而效果展现了已知。艺术家的角色是行使任何的前言,在无意识的精神与有意识的意图之间构建一种对话,这种对话对于艺术家和观众而言都将会带来转变。

展览“施拉泽·赫什阿里:时间于此”,上海里森画廊,连续至10月24日。

dafa888体育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伊朗裔女艺术家赫什阿里:在敦煌壁画中发现灵感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文章归档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796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8
  • 标签总数:1392
  • 评论总数:427
  • 浏览总数:32073